4月23日晚七点,中德合作办学项目邀请到优必选机器人公司的设计组长杨敬和陈小强先生在耦合空间举办主题为“浅谈智能机器人设计”的讲座,两位设计组长分别从交互、视觉的角度,与大家分享智能机器人的设计体验。

杨敬组长谈道,大家对于机器人的认知和想象,大部分都来自科幻电影。但科幻电影中的机器人是一种有强烈距离感的存在,机器人设计实际上就是还原人类对机器人的想象。设计智能机器人首先要看清机器人的本质,机器人的本质实际上是人格化的人造成的。生命维持系统和运动控制系统是制作机器人的两个系统,创造一个机器人需要多种技术,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随后他重点介绍了机器人设计中的情感表现方面,即拟人化,使得机器人在与人交流时自然流畅。怎么样能让大众更能去接受智能机器人,这是设计师设计中的最主要方面。随后,他以眼球设计为例,机器人眼球的设计要以人的眼球的实际结构和总体特征为基础,加以艺术化的处理,其中有卡通式表达与仿生学的运用。他用恐怖谷效应证明了眼球设计的重要性,机器人眼球运动僵硬的话会让人感觉恐怖。最后他介绍了一个情感体系,机器人在算法上实现情绪,不同情绪概率分布的差异造成了不同的性格。关于机器人设计,想要将理想的设计体系做出来,任重而道远。

随后,陈小强组长通过对科幻电影界面的分析引出目前智能机器人的形态观状与设计诉求,他逐一讲解了人形、桌面、轮式以及IP机器人的适用场所与差异。接着对比了纯App与智能机器人的差异,智能机器人的设计难度与App的设计难度不是一个量级。但是智能机器人的设计与实际运用中离不开App,App机器人的体验服务且让人与机器人本体以最自然高效的方式直接交互。陈小强组长分享了机器人设计的四个层级——基础体验、成熟体验、惊喜体验、归属体验,其中归属体验是最难实现的,目前的设计重点放在惊喜体验上。

讲座最后,有同学提道,目前许多智能机器人都遵循了“外婆法则”,但是实际上外婆这个年龄的人根本不会尝试上手,请问该如何处理这类问题。杨敬组长说,首先要看设计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设计目的是让老人了解儿女的资讯,那应该根据他们的生活体验打造属于他们的产品。在日本有个实验,他们做了一个能够将老人儿女的网络动态打印成报纸,并且放进老人信箱的程序。设计的思路是,设计出来的程序应该要符合老人的生活习惯,而不是强硬的让他们接受我们的习惯。

记者:袁欢

摄影:林芷行、谭炫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扫码上方二维码